• 购物车

  • 微信扫码

  • 中兴客服1
  • 中兴客服2
  • 中兴客服3
  • 中兴客服4
  • 用户中心

  • 意见反馈

  • 400-0632-660
  • 经典案例
  • 培训与支持
  • 加入我们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网站首页 >新闻中心 > 行业资讯

    300万元一个半月变2000万!“熔喷布之乡”:800多家企业全部停产整顿!

    分享到:
    点击次数:523 更新时间:2020年04月17日17:49:32 打印此页 关闭

    4月16日,据扬中发布消息,截至4月15日晚,扬中全市所有熔喷布生产经营企业已经全面停产整顿。此前,据记者调查,扬中家庭作坊式的生产触目惊心,地下黑作坊遍地都是。



    国内熔喷布第一轮价格异动,在2月中下旬至3月中上旬之间,彼时正值国内疫情胶着之时。防疫物资短缺、工人放假工厂无法开机,市场供不应求导致熔喷布价格一夜翻番。


    国家一面扩大产能,一面严查哄抬价格的行为,看似完美的压制了熔喷布价格。


    没过多久熔喷布的价格又炒了上来,最近熔喷布转型成为“期货”,几乎是一分钟一个价,这也使得许多人挤破头赶“淘金热”。


    熔喷布,让江苏扬中陷入狂热:短短两个月时间,这个以河豚鱼和工程电气闻名的县级市,一跃成为“熔喷布之乡”。




    4月10日晚,江苏扬中市开始整顿、规范熔喷布生产企业秩序,掀开了劣质熔喷布产业的冰山一角。


    根据扬中市场监管局公布的数据,截至4月10日,扬中登记注册的涉及熔喷布生产、销售的企业为867户,个体工商户300余家,其中800余家企业几乎全部是在疫情发生后新注册或变更经营范围的。同时,由于大量规模以下企业和个体经营户的存在,扬中熔喷布的实际产能难以统计,据估算日产能约70吨左右。


    而这些劣质熔喷布生产企业大都使用山寨机选用PP2040等价格更便宜的聚丙烯纤维料来生产所谓的“熔喷布”,但实际上这一般是用来生产无纺布的,正规的熔喷布需要1500熔喷级纤维料,但两者价格悬殊,前者价格暴涨后也只有每吨2万多,而后者则要5万多。而这些达不到过滤级别的口罩大多数用于内销。



    扬中原本有几家生产熔喷布的正规厂家,疫情爆发以后,市场上到处都缺熔喷布。


    但是合格的熔喷布生产设备投资大,最少都是千万级别;工厂建设周期长,关键部件还得进口,起码要三到五个月。生产设备技术含量高,门槛也高。


    江浙一带本身是中国的机械制造业基地,大型正规熔喷布生产线难以上马,也拦不住商人掘金的步伐。


    很快浙江就有工厂根据熔喷布生线的图纸,将生产线小型化,发明了山寨熔喷布生产线。一条山寨生产线,包括注塑机十几万,喷丝模具七八万,最早整个投资下来也就二三十万


    浙江的工厂老板只生产山寨生产线,将机器生产好运送到扬中,并不参与熔喷布生产,也不想承担后续的风险。


    生产线调试好就马上投入生产,小作坊的生产环境也非常简陋。很难想象,这样的生产出来的熔喷布,最后要用来做成口罩,去防御病毒。


    一条山寨生产线搭好后,一吨一万的聚丙烯原料,一两天就可以生产出一吨熔喷布。这些熔喷布生产好后,就有神秘买家,提着现金,一吨二三十万收走。有多少收多少。


    真正做到了一星期回本,后面纯赚。一天二十四小时三班倒,做布工人一天500元,这都算是小钱。


    有网友爆料:一个扬中商人,花了300万元搭建了熔喷布生产线,仅仅一个星期就收回了成本。在不到一个半月的时间内,毛利就达到了2000万元。然后,他迅速将生产线高价甩卖,再次大赚一笔。



    像中石化这种大型国企,投入几千万上亿元,生产出的正规合格熔喷布。门槛太高,风险也大,投产时间也长。


    但生产出来的合格熔喷布,都是定点定量定价供应给正规口罩厂,大量的中小口罩厂买不到正规的熔喷布。但他们工厂投产,就必须要买到熔喷布,否则只能停产。


    中石化也发布了声明,熔喷布都定向供应,不会流向市场。中小口罩厂的需求,只能通过扬中的小作坊来满足。


    这种几十万启动资金,三天上马的家庭小作坊,生产出来的熔喷布,价格比中石化的正规熔喷布更高。


    这种一本万利的生意,挑动着扬中人的贪欲。在一夜暴富的诱惑下,很多人都放弃了良心,因为这种小作坊生产出来的熔喷布,根本达不到过滤效果。


    这种熔喷布很薄,一戳就会破。过滤效果不要说达到医用的99%,可能连20%都达不到。但是,没有人会在意这个问题。

    01.jpg



    由于扬中小作坊实在太多,造成S2040聚丙稀供货紧张。


    对于S2040聚丙稀能否应用到熔喷布生产,上海赛科也出了一份声明,声明上写到:上海赛科从未向任何市场和用户明示或默认S2040聚丙稀产品可以用于无纺布领域的加工和应用。上海赛科对于该产品用于这些特殊或个别用途不提供任何保证。




    “熔喷布现在一天一个价,有资质、有提货函的大企业直接去中石化,能拿到价格35万的99级别熔喷。没有资质的小企业、小作坊基本上拿到转了不知道多少手的99熔喷(都是打着中石化的旗号),基本都在55-60万,这里面的利润红得发黑。”一位业内人士感叹。


    一场熔喷布行业的腥风血雨即将开始,大量的家庭小作坊即将被清洗,最后的入场者将血本无归。已经获利未收手的,极有可能面临牢狱之灾。


    扬中的口罩黑心产业链,是疫情巨大的口罩生产催生的畸形市场,熔喷布的正规产能无法扩大,大量的口罩厂需求得不到满足,必然导致扬中黑心山寨作坊的诞生。


    扬中这场财富的狂欢,是以牺牲下游消费者的健康,损害消费者利益,毁坏扬中熔喷布的行业信誉为代价。


    这注定是一场短暂的财富盛宴,一场人性泯灭的财富大狂欢;行业监管从严之下,将是一地鸡毛。


    02.jpg

    03.jpg

    上一条:无纺布价格迎第二轮暴涨,继纸尿裤后,湿巾企业也或面临停产! 下一条:非急救护送人:“哪里有护送需求,哪里就有我们!”